“那天下晚自习,爸爸开车接我回家,刚一进小区就看见一楼有个小花园外头围了挺多人,能看见明火。”赵维淏家住水晶城小区,2月22日19时多,火苗在漆黑的夜色中更显眼,“当时爸爸就跟我说,‘快把车上灭火器送过去’,我没多想,就赶紧拿着灭火器跑了过去。”

宋凯说,以往中国职业教育没有面临如此迫切的国际化问题,因此职业教育获得的财政支持只需用来培养“中国孩子”,而现在培养“外国孩子”的需求已经凸显出来,所以宋凯呼吁各类涉及国际化办学的政策也应将职业教育考虑进来。